当前位置:首页统战工作统战历史

中国共产党在工人、农民和国民党军队中的统一战线工作

[日期:2011-03-31] 来源:中共中央统战部网站  作者:
 (一)开展工人阶级内部的统一战线工作

  大革命失败后,工人运动遭受极大的挫折,工会成员从大革命时期的300万骤降至3万左右,大部分工人领袖和积极分子惨遭杀害和逮捕,工人处于毫无政治权利和经济保障的状况。当时,除共产党领导的工会以外,还有四种类型的工会组织:(1)由工人自发起来为保障自己的经济利益而组织的工会。其特点是:具有两面性,有相当的群众基础。他们要求提高工人待遇,改善工人生活,防范资本家的进攻,但不反对国民党,甚至形式上还有某种联系。(2)国民党“御用工会”。政治上受国民党指挥,从维护工人利益上去调节劳资纠纷。(3)借工会之名,行政治压迫之实的假工会。是由国民党指定的所谓“忠实同志”组织起来的,只有上层机关而没有下层组织,其职能是为了控制和压迫工人斗争。(4)由工人贵族把持的工会。与国民党关系极深,同我党领导的工会作对。在中共中央主要领导出席在莫斯科召开的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前后成立的中共国内留守中央,正确估计了国内形势,决定在城市群众和工人群众中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留守中央在《中央通告第四十七号》中指出:“中央现在的策略,黄色工会如果是有群众的时候,我们必须加入到里边去活动,以公开的地位接近其群众,领导他们作日常斗争,从斗争中揭破黄色工会的假面具,获得其群众。至于宣传方面,我们当然要公开地批评黄色工会的欺骗,但是不能简单地站在群众以外笼统地提出打倒或反对黄色工会的口号。”

  1928年6月,中央又发出第54号通告,明确提出了“工人统一战线”问题。要求“深入群众运用工人统一战线的策略”,“有黄色工会或反动工会的地方,并且要注意运用工人统一战线打入他们的群众中去。”同年7月,党在《中央关于城市农村工作指南》中,对“建立工人群众统一战线”作了重要指示。要求积极深入到各类有群众的工会,进行广泛的宣传,根据他们的要求提出纲领,争取右派工会的群众。可以用结拜兄弟姊妹等方法组织左派运动,推动其群众左倾,监督其领袖分子的行动。当他们领导的斗争爆发时,我们的工会就站在工人阶级的利益上,号召工人起来援助,而对于其领袖表现出妥协、畏缩和出卖工人利益的活动,要向群众揭露其欺骗黑幕以取得其群众。中央决定派一些身份没有暴露的共产党员加入工会,设法在工会中建立党的组织。

  中共中央提出的建立工人群众统一战线的口号和策略方针是基本正确的,对城市工人运动的恢复起了重要作用。从大革命失败后到1929年,全国产业支部已发展到100多个,党领导的重要罢工有47次,参加罢工的群众达34万多人。在1928年5月,上海总工会组织领导了上百个工会团体和学生组织,联合组成“反日会”、“济案后援会’’等反日组织,举行了“五卅”三周年、“济南惨案”一周月纪念日等大型示威游行。在此后的两个月里,上海爆发了大小近40次的工人经济斗争,大多数都取得了胜利。此外,在广州、天津、武汉、厦门、无锡、苏州等地都爆发了由我党领导的城市工人运动。在斗争中,反动的黄色工会遭到失败,我们党领导的工会组织在群众中扩大了影响,树立了威信。

  (二)土地革命的开展,工农联盟得到巩固和发展

  从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中,中国共产党开始认识到农民是无产阶级最主要、最可靠的同盟军,中国革命实质上是无产阶级领导下的农民战争。根据“八七”会议确定的土地革命的总方针,中国共产党开始深入农村,发动农民,武装农民,开展土地革命,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为统一战线的恢复和发展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1929年春,毛泽东和朱德率领工农红军第四军进入江西南部,发动群众,展开游击战争,开辟了赣南革命根据地。随后,以江西根据地为中心,中国共产党在湖南、江西、福建、湖北、安徽、广西、广东等省先后建立了大小15个革命根据地。按照“六大”规定的土地革命纲领,各个根据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运动。经过毛泽东多年的探索,到1931年2月,已制定出一条依靠贫雇农,团结中农,限制富农,保护中小工商业者,消灭地主阶级,变封建半封建的土地所有制为农民土地所有制的土地革命路线。在这条正确路线指引下,各根据地的土地改革得到蓬勃发展。

  农民问题历来是国共两党两条路线根本分歧的实质所在。由于中国共产党重视了农民问题,把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当作民主革命的关键,采取了正确的土地革命路线,没收地主土地分配给无地和少地的农民,满足了农民的经济利益,扫除了农村中的封建剥削关系。因此,农民积极起来保卫革命根据地,支援红军的作战,粉碎敌人的围攻,从而壮大了红军力量,扩大了革命根据地。工农联盟得到巩固,统一战线有了向前发展的立足点。

  (三)在国民党军队中的统战工作

  “八七”会议后,中国共产党发出一系列在国民党军队中开展统战工作的决议和指示。1930年6月,《中央特别通告》发出“组织兵变为兵运的中心策略”,要求在一些兵变成熟的地方,党要适时抓住时机,直接领导士兵起义。提出在组织兵变时要有鲜明的旗帜和口号,要为创建红军和土地革命服务。兵变成功后,要对旧军队改造,使之转化为人民的军队。

  在党的正确政策的指导下,经过共产党员艰苦而卓有成效的工作,从1928年以后,国民党军队不断出现哗变、起义事件。1928年5月,共产党人刘志丹、谢子长等在陕西渭南、华县一带率西北军中由共产党人许权中掌握的一个旅,配合当地农民举行了武装起义,成立了西北工农革命军。1929年10月,共产党人罗炳辉在江西吉安地区领导了国民党靖卫大队士兵起义,参加工农红军,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独立第五团。1929年底和1930年初在广西的百色和龙州,由共产党人邓小平、张云逸、韦拔群和李明瑞等,分别领导了广西警备第四大队和第五大队的武装起义,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和第八军。

  1931年3月,由冯玉祥旧部改编的第二十六路军,被蒋介石调至江西“剿共”。这个曾受共产党影响较深的“杂牌军”到江西后,对蒋情绪日益不满。中共利用这一时机,于6月派袁血卒等三名共产党员,同原隐伏在该军的共产党员一道,积极而谨慎地开展工作。不久就发展了包括指挥部参谋长赵博生在内的20多名官兵为共产党员,后又由赵博生争取了所属的七十三旅旅长董振堂、七十四旅旅长季振同。同时,还在士兵及下级军官中积极进行教育和宣传工作,为起义准备骨干力量。1931年12月14目,由赵博生、董振堂率领的二十六路军约1万7千余人,携带2万多件武器,在宁都宣布起义,投奔工农红军(又称“宁都起义”)。二十六路军的起义,是中共对国民党军队统一战线工作的一次重大胜利,为红军增添了一支生力军。对尚处于革命低潮的革命者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对国民党反动派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打印 | 阅读: